互动乐园

 

著名歌剧

 

音乐知识

 

名人轶事

 
 
 
 
 

 

首页->互动乐园->著名歌剧->《费加洛的婚礼》

 

《费加洛的婚礼》

四幕歌剧

作曲:沃夫冈.阿玛迪斯.莫扎特

剧本:罗伦佐.达.彭特

根据法国剧作家包玛榭原著喜剧〝费加洛的婚礼〞改编

首演:1786.05.01,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主要角色

 

阿玛维瓦伯爵(Count Almaviva) 男中音   伯爵夫人 女高音
费加洛(Figaro)/伯爵的随身仆人 男中音   苏珊娜(Susanna)/
伯爵夫人的侍女,费加洛的未婚妻
女高音
凯鲁碧诺(Cherubino)/伯爵府中的童仆 次女高音   巴托洛医生(Doctor Bartolo) 男低音
马却莉娜(Marcellina)/伯爵府中的女管家 女中音   巴西里欧(Basilio)/伯爵府中的音乐教师 男高音
安东尼欧(Antonio)/
伯爵府中的园丁,苏珊娜的叔父
 男低音    芭芭莉娜/安东尼欧的女儿  女高音

《费加洛的婚礼》服装造型─(右下角起顺时钟方向)
伯爵、伯爵夫人、费加洛、苏珊娜、凯鲁碧诺、
女管家马却莉娜、园丁安东尼欧、巴托洛医生、
音乐教师巴西里欧、法官库吉欧、芭芭莉娜


 

《剧情简介》

第一幕 伯爵府中一室

幕启,费加洛正在丈量家具尺寸大小,苏珊娜则在一旁试戴婚礼中的新帽子,并且要费加洛给点意见参考,小两口沉浸在即将新婚的甜蜜中。
当苏珊娜知道费加洛准备把这间房子布置成他们的新房时,她很机警地告诉费加洛,虽然如此一来,他们服务起伯爵和伯爵夫人更方便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也增加了更多的不便,因为伯爵一直对苏珊娜有所企图,他希望恢复过去贵族特有的权利─「初夜权」(在仆人新婚当晚,身为主人的贵族可以单独和新娘独处一夜);苏珊娜担心哪一天伯爵把费加洛派往别处工作,到时候伯爵就有机可乘,对苏珊娜有所不轨之意。费加洛一听也紧张了起来,到这时他才了解:原来他忠心耿耿服侍的伯爵,竟然是一位「花心大萝卜」!碰巧此时伯爵夫人在隔壁房间摇铃召唤苏珊娜,等到苏珊娜离去之后,费加洛开始构思要怎么样应付刁钻的伯爵:「我的伯爵大人,如果你想要跳舞的话,就让仆人我来教您一些小把戏吧!我们等着看,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咏叹调)
待费加洛离去之后,伯爵府上的女管家马却莉娜和医生巴托洛也来了;他们一位是费加洛的「新仇」(马却莉娜)、另一个则是「旧恨」(巴托洛医生)。先前费加洛帮助伯爵娶得了塞维里亚城美女罗西娜为妻子,让身为罗西娜监护人的巴托洛医生错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因此他对费加洛一直怀恨在心。至于马却莉娜,她原本和巴托洛医生有过一段情,但是最后却未能结成连理,不过两人之间还是维持了密切的关系,但是马却莉娜则要求巴托洛医生为她找一个伴,好递补「丈夫」的空缺;正巧先前费加洛曾经向马却莉娜借了一笔钱,合约上约定,如果费加洛没有在一定期限之内还钱的话,就必须要娶马却莉娜为妻,而今时间到了、费加洛也还没清偿对马却莉娜的债务,同时马却莉娜也看上了年轻小伙子费加洛,于是这位「中年妇女」要巴托洛医生从中协助,帮助她完成愿望。巴托洛医生当然乐观其成,因为一方面他可以对马却莉娜有所交代,另一方面可以他也可以藉此报复费加洛当年的「一箭之仇」,于是巴妥洛医生得意洋洋地说,他要找遍塞维里亚城的法律,好好地整一整费加洛。(咏叹调:复仇之歌)

在巴托洛医生离开后不久,苏珊娜也从伯爵夫人那儿回来了,她看见了「老」情敌马却莉娜,两个人不免也展开一场唇枪舌战。马却莉娜讽刺苏珊娜这么有道德和贞节的女孩儿,当然是费加洛心仪的对象,同时她还嘲笑苏珊娜是「伯爵的小宠物」;苏珊娜也不甘示弱地回敬马却莉娜,说她这位「念过了一点书、过气寒酸」的女士,还真像西班牙的贵妇人,甚至苏珊娜还击中了马却莉娜的要害─年龄,让马却莉娜不敌而退。(二重唱)这时苏珊娜房里又来了一位小访客,他是年仅十五、六岁、却长得早熟英俊的童仆凯鲁碧诺。凯鲁碧诺因为和伯爵府中的女孩子私底下偷偷幽会,被伯爵撞见了,伯爵打算要把这位成天拈花惹草的小男孩赶出府外;凯鲁碧诺跑来找苏珊娜帮个忙,想请苏珊娜代他向他的监护人、也就是伯爵夫人求情,请伯爵夫人在伯爵面前说几句好话。事实上,凯鲁碧诺私底下对伯爵夫人十分地爱慕,他巴不得随时随地都能够看见伯爵夫人;当他注意到苏珊娜手中有一条伯爵夫人的丝巾时,他一把就抢了过来,说这辈子都会永远把它带在身边,同时他还唱了一首歌曲要跟苏珊娜交换伯爵夫人的丝巾:「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我只知道每一位女孩儿都会让我脸红心跳。」(咏叹调)

 

沃夫冈.玛迪斯.莫扎特

(1756-1791)

凯鲁碧诺刚唱完歌,大老远就看到伯爵朝苏珊娜房间走来,于是就赶紧躲在大沙发椅的后面。伯爵才一进门,就紧握着苏珊娜的小手,他要苏珊娜答应在当天晚上婚礼举行之前,先到花园里和他幽会半个小时;但是苏珊娜却紧张地要伯爵赶快离开,因为她怕有人瞧见她和伯爵私底下这般模样。好巧不巧,伯爵府上的宫廷音乐教师西里欧也来到苏珊娜的房间,伯爵情急之下,也躲到大沙发椅的背后,而原本躲在这里的凯鲁碧诺只好换给位子、躲到沙发上,苏珊娜则抓了一条大毛巾将他遮住。巴西里欧一进门,就开始聊起一件「八卦」消息:他发现凯鲁碧诺每次在服务伯爵夫人用餐的时候,眼睛总是盯着夫人猛瞧,哪天给伯爵发现了,凯鲁碧诺恐怕要「吃不完、兜着走」了。伯爵在椅背后听见巴西里欧这么说,一时按捺不住,于是跳了出来,把巴西里欧吓了一大跳!
伯爵说,他一定要好好地教训凯鲁碧诺这小子,因为当天上午,他才在园丁安东尼欧的家中,撞见凯鲁碧诺和安东尼欧的女儿芭芭莉娜约会;当时他看见芭芭莉娜神色紧张,于是四处查看,结果就在一张盖了大毯子的椅子上发现了凯鲁碧诺。伯爵说着说着,他以苏珊娜房里的大沙发椅辅助说明,没想到掀开椅上的大毛巾后,又发现了凯鲁碧诺!他先是大吃一惊,随后和巴西里欧又在一旁悄悄地说:「原来天底下的女性都是这样的(Cosi fan tutte le belle!)。」
此时费加洛带了一群村民回来了,村民们向伯爵献花,并且歌颂着伯爵的德政。其实这些都是费加洛刻意安排的,目的就是要提醒伯爵不要忘了他自己曾经下令废除「初夜权」,而费加洛这么做,等于是先下手为强,好教伯爵不要妄想对苏珊娜有所企图。这时候费加洛也注意到站在墙角边闷闷不乐的凯鲁碧诺,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伯爵已经下令要把他发配到军队里担任通讯官,而费加洛也逮着机会逗一逗眼前这位早就吓得腿软的小鬼:「从今天起,你再也不能像只花蝴蝶到处飞舞了,你必须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展露勇气。祝你带着军队的荣耀,凯旋归来!」(咏叹调:从军歌)

十九世纪「慕尼黑皇家歌剧院」演出时的舞台设计

第二幕 伯爵夫人寝室

伯爵夫人独自一人在房中感叹丈夫的变心,不禁回忆起过去两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她祈求爱神相助,让丈夫回心转意(咏叹调:爱神,请赐怜悯)。此时苏珊娜上场,她告诉伯爵夫人,伯爵只不过是想用金钱收买她(苏珊娜),事实上伯爵真正爱的还是夫人,要不然伯爵何以常常为了夫人而吃醋呢?苏珊娜才刚劝过夫人,费加洛也上场了,他向两位女士报告,他已经写了一封匿名信,说是伯爵夫人在费加洛与苏珊娜婚礼当天晚上,将要和某位不知名的男士偷偷约会,这对疑心病重的伯爵来说,当然是一件不得了的事,不过如此一来,伯爵也就没空对苏珊娜进行「初夜权」了;在这之后,费加洛再让苏珊娜放出风声,表示她还是愿意和伯爵约会,到时候再由假扮成女孩的凯鲁碧诺代替苏珊娜上场,这么做,也算是给伯爵一个小小的教训。

在费加洛离去后,凯鲁碧诺也按照约定前来「打扮」。在化装前,苏珊娜要凯鲁碧诺在夫人面前亲自唱出原本他想送给夫人的歌曲,于是凯鲁碧诺在苏珊娜的吉他伴奏之下,害羞地向夫人唱着:「妳们这些知道爱情为何物的女士们,请看看我的心中藏了什么?它让我有时快乐、有时痛苦,但我却不清处它到底是什么!」(咏叹调) 紧接着苏珊娜开始为凯鲁碧诺装扮,为了怕突然有人闯进伯爵夫人的房间,于是苏珊娜也很谨慎地将房门上了锁。经过一番打扮后,苏珊娜很满意自己的成绩,同时也向伯爵夫人说:「您看看这小子可真是迷人哪!如果有爱上了〝他〞,那一定是有道理的。」(咏叹调)
这时夫人发现凯鲁碧诺手上有擦伤,于是吩咐苏珊娜拿医药箱来,她要为凯鲁碧诺重新包扎伤口;此时夫人也发现了凯鲁碧诺大衣口袋上的「从军令」,拿来一看,上面竟然连官防大印都还没盖,「这些人办事真是胡涂!」而凯鲁碧诺一听到从军令,忍不住也向夫人哭诉了起来。碰巧伯爵也接到了费加洛的匿名信,火速从打猎场赶回来,想要质问夫人,来到夫人寝室前,却发现房门反锁,于是伯爵大声呼喊,要夫人赶快开门。伯爵夫人情急之下,要凯鲁碧诺先躲进旁边的小储藏室,然后才去应门。伯爵生气地质问夫人刚才与谁交谈?为何这么晚才来开门?而夫人神情又为何如此紧张?伯爵夫人则答说,她当时正在换穿衣服,不便及时应门;但是当伯爵问及苏珊娜时,夫人则答称苏珊娜已经回房去了;此时凯鲁碧诺在小储藏室里打翻了东西,伯爵追问是谁在里面,夫人又答说是苏珊娜。伯爵看夫人说话前后矛盾,不禁起了疑心,他要储藏室里的人出来把事情弄个清楚,而夫人却支支唔唔地说不清处;正巧到隔壁房拿医药箱回来的苏珊娜看到了这个情景,她害怕地躲在屏风后面,祈祷眼前的风暴赶快过去。(三重唱)

《费加洛的婚礼》
编剧─ Lorenzo da Ponte(1749-1838)

既然伯爵夫人不肯打开储藏室的门,伯爵说他自己去找工具把门打开,临走前为了怕房间里有人趁机逃走,他还锁上所有的门,然后才带着夫人离去。等到他们离去后,苏珊娜才赶紧从屏风后跑出来,叫凯鲁碧诺快快逃走,可是,门都上锁了,往哪儿逃呢?不得已,只好从窗口下跳了!(好在底下是花园,多少还有些缓冲) 而苏珊娜趁着伯爵和夫人返回之前,自己躲进储藏室里,好为伯爵夫人圆场。当伯爵夫妇俩回来之后,伯爵再给了夫人一次机会,夫人才告之以实情:「储藏室里躲着的是凯鲁碧诺!」伯爵暴跳如雷,准备破门而入,揪出那个小鬼灵精,不料储藏室的门却自己打开了,门口出现的是苏珊娜。「苏珊娜!?」伯爵夫妇俩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见。趁伯爵半信半疑地进入储藏室检查的时候,苏珊娜则告诉了夫人实情经过;待伯爵回来时,两位女士故做娇嗔,指责伯爵竟然怀疑伯爵夫人的贞节,伯爵则是一面求饶、一边抱怨这个玩笑实在开得太过火了,伯爵最后还拉着苏珊娜请求代为向夫人美言几句,好原谅他的无礼。(三重唱)

费加洛进来禀报:婚礼的舞团与乐团都已准备好了,请伯爵赶快主持结婚仪式吧!伯爵则逮着费加洛,要他解释清楚有关「匿名信」是怎么回事?费加洛装疯卖傻,表示他完全不知情。紧接着园丁安东尼欧上场了,他拿着一盆被砸坏的康乃馨向伯爵抱怨,每天从伯爵夫人房里都会丢出许多东西到他的花园里,而今天竟然丢出一个男人!伯爵一听,又起了疑心,费加洛则解释,那是因为他听说伯爵气冲冲地来找伯爵夫人质问匿名信的事,碰巧当时他正在夫人房里,一时情急,他就从窗口跳了出去;费加洛甚至还装成一拐一拐的样子,好教伯爵相信,他并且要伯爵别听安东尼欧的「酒言酒语」,但是安东尼欧则拿出了一张纸,那是凯鲁碧诺的从军令,他以为这是费加洛在跳楼时遗留在花园里的东西,可是伯爵却一把抢了过去,他要费加洛说清楚这又是什么东西。费加洛原本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在伯爵夫人瞧见了,她给费加洛打了暗号,才让费加洛又过了一关。
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女管家马却莉娜和巴托罗医生、在音乐教师巴西里欧的陪伴之下,来向伯爵请求代为主持公道;马却莉娜要费加洛按照合约约定─不还钱、就娶人!费加洛和苏珊娜认为马却莉娜者一伙人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而伯爵夫人也站在费加洛这一方,请求伯爵秉公处理,但伯爵却心里有数、幸灾乐祸,他说归说「这事会有个公正的了断」,但他却巴不得费加洛落个倒霉的下场(七重唱)。整个第二幕也就在双方各执一词的混乱情况下落幕。

第三幕 伯爵官邸大厅

伯爵独自在大厅里沉思,他对于先前在夫人房里发生的一连串怪事,百思不解。一旁,伯爵夫人和苏珊娜悄悄上场,伯爵夫人要苏珊娜假藉名义,向伯爵借鼻烟壶嗅盐治疗夫人的头疼毛病,顺便暗示伯爵,她(苏珊娜)愿意在新婚当晚和伯爵在花园里「小聚」一番。伯爵喜出望外,但又不太敢相信地连续追问苏珊娜:她说的可是真的?苏珊娜心不在焉、答案反复不定,只因为她全心所系除了要维护伯爵夫妇俩之间不稳定的感情,另外一方面她则是希望自己的婚姻一切顺利,她私下独白:「请原谅我的谎言。这么做,都是为了爱啊!」(二重唱)

伯爵与苏珊娜的二重唱场景
(版画/Heinrich Ramberg )

当苏珊娜这一招「请君入瓮」的计划有了成功的开始之后,她随即向伯爵告退;才刚到门口,就遇见了费加洛。苏珊娜对费加洛说:「这一回我们用不着律师就赢定了!」不料,这句话又被伯爵听见了,伯爵觉得自己有受骗的感觉,他愤怒地表示:「我怎么能够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仆人幸福呢?我绝不能够让他们得逞,这个时候唯有报复才能消除我心头之恨!」(咏叹调)
伯爵牢骚发完之后,外头来了一群人,包括了女管家马却莉娜、巴托罗医生、老法官库吉欧、以及忿忿不平的费加洛。马却莉娜要伯爵赶紧为她主持公道,而库吉欧则对费加洛说,既然欠了钱,就应该还债,而如果还不了债,就应当按照合约约定「强制执行」了。费加洛则抱着一大本法律条文前后查看,说他其实也是贵族出身,如果没有父母的许可,是不能随便迎娶的;同时他也说自己还小的时候就被坏人偷偷抱走,才会变成一个「不知父母下落的失踪儿童」,说着说着,他还挽起了袖子,露出手腕上的胎记。马却莉娜一看,差一点晕了过去,因为在她眼前的,竟然是自己失踪多年的亲生儿子!那是她早先和巴托洛医生有过一段情的时候的爱情结晶,换句话说,和费加洛一直是死对头的巴托洛医生,竟然是费加洛的亲生父亲,而原本一场逼婚,到这里却急转直下,成了「亲子相认」!原本还想好好整一整费加洛的伯爵,看到这样的结果,自是又气又失望。先前帮费加洛筹赎金的苏珊娜,此时也匆匆赶了回来,没想到却看见费加洛与马却莉娜热情拥抱在一起,于是她上前给了费加洛一个耳光,让在场众人尴尬不已,最后还是由马却莉娜主动说明整个事情的经过,苏珊娜才又惊又喜地接受了一家人团圆的事实。(六重唱)  在众人离去之后,伯爵夫人独自上场。她黯然神伤地感叹丈夫已经不再爱她,不禁想起当年伯爵为了追求她时所说的甜言蜜语、以及立下的海誓山盟,而今却没想到她们夫妇俩的感情,竟然要借着自己的仆人来帮忙挽回;不过随后伯爵夫人又再度提起信心,她相信自己的一片真情真意,将可唤回伯爵冷漠的心。(咏叹调:往日美好时光何处去) 不久,苏珊娜登场,她已换上了一身西班牙式的新娘礼服,她告诉夫人,伯爵将在稍后依约前往花园里约会,伯爵夫人则又建议:再写一封短短的邀请函,让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更完美;于是在伯爵夫人口述之下,苏珊娜负责执笔,写下了这封充满诱惑力的邀请函:「今夜微风轻吹,我俩约会松树林......」(写信场景二重唱),待信函写完后,伯爵夫人还附上一支别针,作为约会时的信物。

Anna Selina Storace─
歌剧史上第一位Susanna

这时一群村民上场,向他们敬爱的伯爵夫人献花,人群中却有一位动作极不自然的大女孩,仔细一看,竟然是巧扮女装的凯鲁碧诺!就在大家逗着凯鲁碧诺玩笑时,园丁安东尼欧带着伯爵怒气冲冲地上场,他摘下了凯鲁碧诺的假发和衣物,揭穿了这个小鬼灵精的真面貌。伯爵怒不可遏,准备要下达惩罚命令,不料,安东尼欧的女儿、同时也是凯鲁碧诺小女朋友的芭芭莉娜却当众公开了伯爵一个小隐私:「伯爵曾经答应过我,如果我爱伯爵的话,他就会给我最想要的礼物。那么......如果伯爵肯把凯鲁碧诺送给我当丈夫的话,我就会像爱小猫一样地爱伯爵喔!」伯爵一听,差一点下不了台。正巧,费加洛也带了一群人前来参加婚礼,伯爵则要费加洛把凯鲁碧诺的事解释清楚,费加洛则是巧妙地避开了伯爵无聊的问话,而伯爵夫人也提醒伯爵:现在不是生闷气、费猜疑的时候,因为堂下正有两对新人─费加洛与苏珊娜、以及趁着此时补举行正式婚礼的马却莉娜和巴托罗医生─等着他的福证呢!而苏珊娜也趁机悄悄地把约会邀请函递给伯爵,伯爵看过之后大乐,宣布当晚将举行盛大的晚会好好庆祝一番!众人也为即将到来的宴会欣奋不已!

第四幕 伯爵府上宫廷花园

此时夜幕早已低垂,芭芭莉娜独自一人慌慌张张地四处寻找一根别针,这根别针则是伯爵要芭芭莉娜交还给苏珊娜、表示他会前来花园约会的信号,而今芭芭莉娜不小心把它弄丢了,她担心伯爵和表姐苏珊娜会责怪她。(小咏叹调)
此时费加洛和母亲马却莉娜上场。在问清楚芭芭莉娜状况之后,费加洛才知道自己竟然被蒙在鼓里,他以为苏珊娜真的背着他和伯爵偷偷地约会(他不知道这是苏珊娜和伯爵夫人的修订版计划)。费加洛从母亲身上摘下一根别针,先将芭芭莉娜打发走,然后他激动地向母亲抱怨苏珊娜的变心,马却莉娜要费加洛冷静下来,在事情没弄清楚前,先别妄下断语,因为马却莉娜相信自己的媳妇是不会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就算苏珊娜是有那么一点点「越轨」了,她还是会站在女人这一边,为苏珊娜说话,因为这些都是男人惹出来的是是非非。(咏叹调) 马却莉娜随后赶紧去找苏珊娜,警告她当心吃醋的费加洛。没多久,费加洛和父亲巴托罗医生、以及音乐教师巴西里欧也上场了。费加洛因为得知苏珊娜的「变节」,再加上他心里头一直盘算着要如何报复伯爵,因此也显得有点神经兮兮;巴西里欧则以过来人的身份劝他想开一点,「因为和自己的主子对抗,就算占了上风,又会有什么好处?」而费加洛还是对苏珊娜的行为感到忿慨,「天底下的男人们,张开你们的眼睛吧!看看这些女士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咏叹调)
在马却莉娜的带领下,伯爵夫人和苏珊娜也来到花园里。马却莉娜再三提醒苏珊娜要多留心点醋坛子已经打翻的费加洛,而苏珊娜知道费加洛此时正躲在旁边的草丛里,于是她故意唱了一段诱人的情歌,好逗一逗疑心病重的老公:「美好的时刻终于来临,我俩约会松树林,且听那小溪轻唱、晚风轻拂,我心已沉醉在爱的喜悦里!」(咏叹调) 费加洛原本就已经妒火中烧,现在听 到苏珊娜这么诱人的情歌,更是火上加油。这个时候伯爵夫人已经换上了苏珊娜的衣服回到花园里,而苏珊娜也正要离去换穿上伯爵夫人的衣服,她们也准备好即将对伯爵展开一场「视觉错乱」的约会,到时候好逮着伯爵不忠实的证据,再好好地惩罚一顿。好巧不巧,凯鲁碧诺和他的小女朋友芭芭莉娜也相约在花园里见面,当凯鲁碧诺一个人先到达时,只看见穿着苏珊娜衣物的伯爵夫人,他误认眼前这位就是苏珊娜,于是也逗起这位「假苏珊娜」:「既然都要和伯爵约会了,何不让我凯鲁碧诺先亲一个!」伯爵夫人故意改变了声调,想赶走捣蛋的凯鲁碧诺;此时伯爵正好也来到花园中,他看见凯鲁碧诺正在作弄他的「苏珊娜」,本想上前教训一下这个小鬼,却没想到一巴掌打在也想靠近看个究竟的费加洛的脸上,伯爵也以为自己打到的就是凯鲁碧诺,而凯鲁碧诺则是趁机溜走。
等到闲杂人等离去后,伯爵才开始向他的「苏珊娜」大献殷勤,躲在一旁的费加洛原本想要上前捉住这对男女,却没想到自己的脚步声吓走了他们;在黑暗和混乱中,伯爵也和「苏珊娜」分别朝不同的方向离开,而费加洛也以为自己的「苏珊娜」被伯爵带走了,正在一肚子气的时候,由苏珊娜假扮的「伯爵夫人」也来到花园里,费加洛上前向「伯爵夫人」发了一顿牢骚,而「伯爵夫人」竟也和费加洛讨论起要如何整一整伯爵的花心,可是我们这位「伯爵夫人」却忘了一件事─改变声调,结果费加洛一听,「那不就是苏珊娜吗?」于是费加洛将计就计,他干脆也向这位「伯爵夫人」大献殷勤,说是早已爱慕夫人许久了,倒不如。就让他们彼此相爱,也好报复伯爵的花心。「伯爵夫人」一听,不禁醋劲大发,霹雳啪啦几个巴掌打在乐不可支的费加洛身上,而费加洛也赶紧承认,事实上他早已认出来眼前这位「伯爵夫人」就是他的小亲亲苏珊娜了,而苏珊娜也转嗔为喜,两个人又搂又笑,并准备到时也以这样的方式来气一气伯爵。
话说伯爵在树丛里遍寻他的「苏珊娜」不着,这会儿也回到花园中,只见「伯爵夫人」正和费加洛正打得火热,他暴跳如雷,一把捉住了费加洛,而「爵夫人」则逃向花园里的小凉庭,伯爵跟上前去,没想到却从凉庭里揪出了马却莉娜、巴托洛医生、巴西里欧、老法官库吉伯欧、凯鲁碧诺、以及「伯爵夫人」;众人乞求伯爵原谅「伯爵夫人」(当然只有费加洛和苏珊娜知道实情),却被伯爵严厉地拒绝。这时,从花园后方传来了一阵声音:「至少我还可以要求宽恕他们吧!」众人回头一看,竟然是真正的伯爵夫人!而苏珊娜也褪去了面纱,露出了自己的面貌。伯爵一看状况,知道这回栽了个大筋斗,他赶紧跪地向伯爵夫人求饶,而伯爵夫人也仁慈地原谅了伯爵之前荒唐的行径,「因为只有爱才能终结一切的愚昧和忧愁」。紧接着大伙儿在欢喜的气氛中欢唱:「现在不是忧伤的时候,且让我们尽情狂欢跳舞吧!」
 

 

— 剧终 —


[email protected] primusic.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儿童音乐教育网